女婿孝顺我和我的老友

字体: 特大 | | |

唷!王太太,你们家的阿丽可真是嫁了个好丈夫。办事认真,工作卖力,对你又孝顺……’

‘对啊!对啊!哪像我的女婿,人长得丑还不打紧,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整天往赌场跑,真怕有一天我的女儿会被他当作筹码输掉啊。唉……如果他有强恕一半能干就好罗!’

‘没有啦,你们过奖了。我那女婿也是有很多缺点的,不要把他说得那么好嘛……’

约莫下午两点十分,银枝与她的两位闺中密友来到这家名为‘梦之城’的咖啡厅中,做一个月一次的例行性聚会。对她们这些各有家庭要照顾的妇女而言,这聚会十分重要,除了可以暂时放下家事不管轻松一下之外,还可以维系一段已经持续将近十几年的友情。

汤匙搅拌着眼前的曼特宁,银枝擡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两位友人,偷偷数着她们脸上的几条鱼尾纹,看着她们随着年纪增长而走样的身材,她不禁笑了笑。

‘喂……银枝……你在笑什么?’雅萍开口问道。

‘她笑你身材变形小腹隆起啦。笨!’素娥用手指戳了一下雅萍笑着说道。

‘你又知道罗?你又不是她。’雅萍不服气的答道。

‘不信的话,你问她看看,看看我说得对不对。’素娥拿起汤匙指向银枝说道。

‘素娥的话是真的吗?’雅萍问道,眼底露出半信半疑的目光。

吞下口中的咖啡,银枝点了点头。她突然感觉像有一架喷射机以极近的距离由耳边飞过,在雅萍张大嘴巴扯开嗓门,将反驳的语言一字接着一字丢过来的时候。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喔?拜托,如果不是整天为老公操心替儿子烦心,以至于没有时间好好保养身材的话,我又怎会变成今天这种体格?你再看看素娥的身材,不也因为必须收拾那每天剩下的菜尾,而日渐膨胀臃肿起来。’说到激动处,雅萍手中的咖啡不由得溅了出来。

‘喂,死麦牵拖鬼!你肥就肥,还敢讲这么多。’素娥一边擦拭雅萍身上的咖啡,一边说道。

‘好啦,麦搁讲罗。我知道你们很辛苦,不像我没有家庭的负累,有许多时间可以保养自己的身材。原来,离婚还是有好处的……’银枝的话没有讲完,因为进入店内的一只恐龙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只恐龙看来约莫20岁出头,长相平庸,银枝会把她归类在史前生物的原因,是那拖累步伐的体重。

‘你们有没看过拜拜用的大猪公身上背着三个泳圈出来逛街?’银枝说道。雅萍与素娥同时摇了摇头,眼中挂满了一个个的问号。

‘那给你们机会看看。呐!就在门口那边。’银枝带着笑意说道。

‘哈哈哈……’三个女人的笑声差点没掀开‘梦之城’的天花板。在其他客人投以异样眼光之时,恐龙猪眼露凶光之际,店内才慢慢恢复平静。

‘嘿……其实我们不肥嘛!一胖还有一胖胖,今天我总算见识到了。’雅萍对着素娥说道。

‘我本来就不肥,谁像你?’

‘你……你……你……气死我了!’

‘哎哟!雅萍,你又中了素娥的计,她是故意惹你生气的。’银枝笑说。

‘哈哈!没错,我们三人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可是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生气,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素娥说道。

‘谁说我长不大?’雅萍把胸部挺了挺,往素娥面前一送,说道︰‘至少我的胸部长得比你大。’

素娥用食指戳了戳雅萍的胸脯,说道︰‘不错喔,还很有弹性。不过你再大也大不过银枝,人家的胸部可是整整大了你两个罩杯喔!’

揶揄热络了谈话的气氛,笑声升高了聊天的兴致,这三个女人所聊的话题愈来愈隐私,雅萍的抱怨把话题移转到‘性’这一码子事上。

‘唉……我家那个死鬼,最近都不跟我做那件事,说什么除非我能瘦个十公斤,否则他打死也不做。’

‘这样还好吧!’素娥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我老公的那一根,看到我就垂头丧气。可是在外面又变得生龙活虎。’

‘真是去他的蛋,竟然嫌我胸部小,他也不想想自己的老二有多长。’

‘看来你们的性生活都很不美满喔!’银枝说道。

‘说我们不美满,那你呢?离婚十几年,想做的时候怎么办?’素娥问道。

‘对啊,对啊!你可别说这些年来,你都靠“自摸”解决ㄋㄟ。’雅萍补上了一句。

‘我当然是靠自己罗。手不够用的话,我还有一根电动按摩棒咧!’银枝说道。

‘你看,我们的银枝又在骗人了。’

‘拜托你好不好,要说谎也先改掉耸肩的习惯。’雅萍和素娥一人一句地说道。

谎话被拆穿后,银枝的脸红了一下。她又另外点了一杯拿铁,说道︰‘好,看在我们是姊妹淘的份上,我告诉你们真相。不过,在听我的故事之前,你们先保证,不会把听到的内容说出去。’

‘说就说,还定规矩咧!’雅萍说道。

‘对啊,究竟是什么事?很少看见你如此慎重的样子。’素娥问道。

‘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不说。’银枝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盯着面前的两个人。

坚定的目光逼使雅萍与素娥将头点了几下。

‘好,我说。不过,在说这个故事以前,必须先让你们知道男主角是谁。’

‘是谁?’

‘强恕!’

‘强恕?’

‘强恕!’

‘没错,就是你们口中的好女婿,我心中完美的好情人,能干的强恕……’

‘你们也知道,强恕是个善解人义体贴入微的好男人,对于我女儿的要求几乎从不违逆。他不介意我去打扰他们的甜蜜生活,因此在拗不过女儿的邀请下,我便到他们的新窝住几天。’

‘一开始倒也相安无事,不过在第四天的时候,事情有了变化。’喝了一口服务生刚端过来的拿铁,银枝继续说道︰‘那一天的傍晚,我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就在我切着萝卜的时候,忽然感到腰际一紧,原来不知何时,我的腰已被一双强壮的手臂抱住了。那个人抱住我也就算了,一只手竟还在我的屁股上摸来摸去。我慌张的转过头,谁知被我误认成色狼的那人竟然是──强恕。’

‘他似乎也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妈,对不起,我把你当成珊珊了。”’

‘也难怪他会把你当成珊珊,毕竟你们母女俩长得太像了,尤其是背影,简直是一模一样。’素娥说道。

‘喂,你很烦耶。听故事就听故事,不要插嘴好不好?’给了素娥一个卫生眼,雅萍说道︰‘不要理她,你继续说。’

‘在我们对望之时,两人间的尴尬似乎让时间的转轮停了下来。这个时候,下楼买酱油的珊珊回来了。看见我们的模样,她说道︰“强恕,你惹妈生气了ㄏㄛ?”我连忙说道︰“没有啦,强恕只是问我在这里住得习不习惯而已。”不知何故,当时的我,没有向珊珊说出事实的勇气。如今回想起来,若当初我说出真相的话,只怕后来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再说,珊珊拉住我的手,转头向强恕说道︰“你还不去洗澡准备吃晚餐!妈,我们别理他,做饭罗。”’‘老实说,当天被强恕那么一抱,我多年来逐渐消失的性欲也慢慢涌回体内。他那结实的胸膛,会让女人产生依恋的渴望。’

说到这里,素娥与银枝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银枝的话。

‘而那天晚上,就在我准备就寝的时候,我听到一股极细微的声音由隔壁房传来,隐约可听见几个字断断续续的飘入耳中︰“喔……强恕……喔……你太棒了……”我一听就知道那是珊珊的声音,不消说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好事。’

‘听着听着,我忍不住打开睡袍用手搓揉自己的乳房,用手指挑弄自己的下体。恍恍惚惚之间,本在神游太虚的我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因为在快达到高潮的时候,我清楚听见自己的嘴巴吐出这样几个字︰“强恕……喔……强恕……抱我……抱紧我……”’说到这里,素娥和雅萍不由得张大了嘴,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难道你爱上了强恕?他可是珊珊的老公你的女婿耶!’素娥失声问道。

银枝说道︰‘我也知道这样不对,可是,男女之间的事本来就难说。有句俗语︰“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而我看强恕何止有趣,还对他有了浓厚的“性”趣。’

沈吟了一会儿,银枝吐了口气继续说道︰‘接下来几天,我过得很难受。看着他们小俩口恩爱的模样,我竟然有一种吃醋的感觉。然而,母亲岂能横刀夺女儿之爱,为了不让自己难过,让女儿发现我对他老公的情愫,我决定搬回自己的公寓。’

‘你们应该还记得我是那种铁齿的女人吧!人定胜天是我笃信的座右铭。然而,在搬回公寓后不久,我才知道人胜不了天,该发生的事总是会发生的。也许我和强恕果然有一段前世未尽的“缘”,而今生注定要将它完成吧。’

‘搬回去不久后的某个夜晚,强恕浑身酒味的跑来我家。看他如此失常,我想他必定与珊珊发生了不愉快。我猜得没错,强恕与珊珊发生了口角,原因是珊珊想要去工作。工作还不打紧,问题就在于珊珊要去上班的地方是她前任男友的公司啊。’

雅萍忍不住问道︰‘强恕的忌妒心有这么强吗?’

银枝答道︰‘这也不能怪强恕,毕竟珊珊本来要嫁的人不是他。若不是那前男友太过花心,只怕现在叫我岳母的人就不是强恕了。’

素娥此时也开口追问道︰‘先别说这个,说重点好嘛?你说现在的性伴侣是强恕,那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是不是他藉着酒意勾搭你啊?’

银枝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不!主动的人不是醉酒的强恕,而是意识十分清醒的我。’

点燃由雅萍那里拿来的一根雪茄,抽了口之后,她将故事继续说下去︰‘我当然不能放任女儿的婚姻状况出问题!我向强恕保证会去打消珊珊上班的念头,也不停劝他别想太多。聊着聊着,不胜酒力的强恕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他年轻的脸庞,我不禁举起手抚摸那令我朝思暮想的胸膛。最后,再也抵挡不住心中对他的渴望的我,脱去全身的衣服,把赤裸的躯体往他的身子贴了上去……’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用明讲了吧?’在故事说完的时候,天际突然传来一阵雷响,然而这雷声并未吓到咖啡店内的这三个女人,因为她们正各自忙着理清纷乱的思绪。

‘你们会不会认为我很淫贱啊?竟然和珊珊分享同一个老公。’银枝打破沈默问道。

雅萍以慢动作摇了摇头,说︰‘不会啊,正如你所说,感情一事无人可以控制。你爱上了谁或想和谁在一起,身为旁人的我们又怎有立场说些什么呢?’

素娥也说道︰‘我同意雅萍的说法。身为你的好朋友,我不但不觉得你有不对之处,而且还有些羡慕你。’

银枝歪着头不解的说道︰‘羡慕?这话从何说起?’

素娥答道︰‘之前我和雅萍不是说过我们有性生活方面的问题吗?反过来看看你,拥有像强恕这样一个心灵与肉体上的好伴侣,这叫我怎能不羡慕呢?没想到,离过婚的你反而成为三人之中最幸福的一个。’

天空泄上了一层告别的颜色,一转眼时间已到黄昏。看着那颗缓缓西沈的夕阳,聚会也到了散场的时刻。

‘我该走了,得来去接儿子放学才行。’雅萍说道。

‘对啊!我也要走了,我老公今天难得要回家吃顿晚饭,得回去好好准备才行。’素娥拿出皮包,准备起身离开。

‘我们是不是好姊妹?’

素娥和雅萍被银枝这突来的一问弄得莫名其妙,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

‘既然是好姊妹,那我该不该把好东西与你们分享?该不该想办法让你们的性生活变得美满?’

‘你的意思是……’

‘难道说你要强恕和我们……’

‘没错,只要你们同意,我保证会说服强恕来解决你们性方面的需要。’银枝已极为坚定的语气说道。

‘这……不好吧!’雅萍说道。

‘对啊,难道你要我们搞外遇吗?’素娥补上这么一句话。

‘我知道突然要你们做决定,有点强人所难。’

‘这样吧,我给你们几天的时间考虑,想通之后,随时拨电话给我。’

‘你不介意吗?’雅萍问道。‘介意什么?别忘了,我们是好姊妹!’

月娘再次降临到世上,用黑色的披风覆盖整个大地。

站在浴室内镜子前的雅萍,看着自己的裸体。她轻轻抚摸着自己C罩杯的乳房,露出满意的微笑。虽然两个奶子已有些下垂,但整体而言,对男人还是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手指在肉缝上游移,她喃喃说道︰‘既然老公不懂欣赏我的美,我又何妨让其他男人欣赏呢?’

任由莲澎头流出的水柱冲击着自己的肉穴,在雾气弥漫的浴室内,雅萍,在镜子中看见强恕的倒影。

在素娥这边,她刚刚与老公办完事。回想刚刚老公那欲振乏力的模样,她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愈做愈寂寞,教如狼似虎的她情何以堪。想起银枝白天那幸福的微笑,她拿起了话筒,心里想着︰“老公啊老公,不要怪我。今天可是你逼我上别人的床,做一只快乐的母老虎啊……”

回到女儿家做完调人的银枝,被接连的两通电话所吵醒。

‘你们决定好了吗?’

‘好,接下来的事包在我身上,等我的好消息吧。’

珊珊的呻吟声由隔壁房传了过来,银枝笑道︰‘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这么快就合好了。’

‘不过,珊珊也真是的,叫得这么大声,一点都不怕羞。’

月光洒入屋内,两座白色的山峰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美丽。这个夜有些不平静,你注意听的话,可以听见这样三个字︰‘喔……强恕……’

麻雀‘吱吱喳喳’的叫着,闹钟‘叮叮当当’的响着,银枝翻了个身按下闹钟的开关,伸了个懒腰,随即起身下床。深呼吸一口之后,脑中的细胞也随之清醒,随手披了件外衣,她慢步走出卧室。

‘妈,早餐我买回来了,就放在客厅的茶上,你自己去拿吧。’珊珊站在门口,弯着腰穿着鞋子,‘对了,等一下帮我叫强恕起床。记得提醒他中午要到新光三越接我唷。’说完这句话,珊珊踩着轻快的脚步出门了。

看着女儿的背影在大门口消失,银枝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抹微笑。看了看时钟,时间不过九点,这表示她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做任何想要做的事。喝着豆浆,银枝想起昨晚的好友交代的事。其实她早就知道雅萍与素娥必定会接受她的提议,因为昨天在向她们讲述故事时,她就不经意的发现到对面桌下的四条腿正随着故事的情节而愈夹愈紧。‘只要是人都会有性的需求……’想到这里,她脱下了那一件连身的黑色蕾丝睡衣,踩着如同珊珊一般的脚步,进入了珊珊的卧室之内。

掀开盖在强恕身上的棉被,银枝在他的身边躺了下来。食指翻过了背,轻轻地在强恕的乳头上来回划着︰‘起床了,强恕。起床罗……’喊了好几声,强恕没有回应,继续打呼着。银枝重拍了强恕的肩膀一下,轻巧地将身子移到强恕的下半身。脱下那件蓝色的子弹内裤,只见那又硬又长的鸡巴顺势弹了出来。就在银枝的手握住这根热腾腾的肉棒之时,套弄几十回之后,我们的这个女婿终于醒了过来。

‘妈,早啊!’强恕道,看着岳母正在做的动作,他的表情显得十分满意,‘才一个星期没做,妈,你就受不了了吗?’强恕开玩笑的说道。银枝并没有回答,试想想,嘴里含着东西又怎能回答问题呢?过了几分钟,强恕又开口说道︰‘妈,够了!你再弄下去,可是会弄到满嘴豆浆喔!’

‘你这没良心的,只顾着陪珊珊,都忘了我的存在罗!’说话归说话,该做的是还是要做,银枝微微擡高臀部,用手指分开两片阴唇,对准强恕的老二坐了下去。女人总是体贴,总是会为心爱的人着想。‘男下女上’是银枝为投强恕所好,为了不让他操劳过度而决定采用的姿势。

银枝那E罩杯的大奶子在半空中晃呀晃,腰肢在强恕的大腿上摆啊摆,臀部也时而逆时针时而顺时针的扭啊扭。虽然没有太多的前戏,然而由于她思念强恕过度的心使然,她的淫水有如水坝决堤般流到强恕的大腿上,进而在床单上造出大小不一许许多多的小湖泊。

‘喔……喔……强恕……喔……我好……爱你……啊……’像是深怕快乐会在一瞬间跑掉,银枝的阴道壁紧紧锁住体内那根凶猛的肉棒。可是绚烂终究要回归平淡,在银枝大叫‘啊……我不行了……啊啊啊……’的时候,强恕的鸡巴也抖动得厉害异常,他喊道︰‘妈,我也不行了。啊……要……射啦……’

欢乐虽要追寻,但有时仍须对后果做评估,银枝可不想怀有强恕的孩子,因此虽然不舍,也只得让强恕的老二撤军。

银枝温柔地用舌头舔清龟头上残留的精液,强恕点了根烟说道︰‘妈,等一下,再来一次好吗?比起珊珊,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你做爱耶!’银枝的手指重重地往强恕的龟头弹了一下,她说︰‘喂,不准说这种话。你只要敢亏待珊珊,我就给你好看。她可是我心爱的独生女,你的老婆,记住这一点。’

强恕搔了搔头,说道︰‘说实话还要被打,真是的。好啦,好啦,我会记住你的话。不过,再来一次总可以吧!’话一说完,强恕的手又在两个柔软的乳房上不规矩起来。

银枝吃吃的笑道︰‘这可不行,你不能在我身上浪费太多体力。我要请你帮我个忙,而这个忙是需要一个精力旺盛的人才能帮的。’

强恕侧着头问道︰‘什么忙啊?为什么要我保持充沛的体力呢?’

银枝说道︰‘我要介绍两个好友给你认识,而替她们解决性生活问题,就是我要你帮的忙。’

强恕吓到了,原本在摸奶的两只手不禁垂了下来,他说道︰‘什么?你有没搞错?你不会吃醋吗?不怕珊珊知道吗?’

银枝亲了强恕一下,以娇媚的姿态说道︰‘我不会吃醋,只要你懂得调配体力,不要忽略我和珊珊的需要就行了。珊珊不会知道,因为她下个月不是要到纽约游学吗?’

强恕答道︰‘话是没错,可是这样不会对不起珊珊吗?这样我好像会变成喜欢乱搞的男人耶!’

银枝答道︰‘乱搞?别开玩笑了。你知道为什么我愿意和你发生关系吗?除了我觉得你不错之外,最重要的是我不信任男人的小头。如果我不消耗一点你的精力,哪知你会不会在外面胡来呢?即使像你这样一个新好男人,遇到主动投怀送抱条件不错的女生,我可不信你不会心动!’

‘好啦!不跟你扯这么多,这个忙你帮是不帮?’

强恕沈吟了一下子,说道︰‘好,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银枝问道︰‘什么条件?’

强恕奸笑了几声,说︰‘条件……就是……现在我要和你再搞一次!’犹如饿虎扑羊,(不,正确一点来说,应该是两只恶虎扑在一起。)强恕的鸡巴再次进入银枝的体内,抽送个不停……

雅萍快乐的哼着歌,拿着吸尘器在客厅里忙碌的穿梭。这种模样,让在一旁看报纸的老公也忍不住问了一句︰‘咦?你今天有些反常喔。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雅萍把吸尘器移动到沙发前,没好气的说道︰‘要你管喔!我就是高兴不行吗?唉唷,脚拿开啦!’

碰了一鼻子灰的这位仁兄,忍不住在心里骂道︰“干!女人就是这样。不问她问题就嫌我冷漠,一旦真的关心她,又说我多事。真是去他妈的鸟蛋!”他站了起来,开口问道︰‘喂,我明天要到台南出差,我的行李,你整理好了没?’

雅萍头擡也不擡,以加倍不屑的语气答道︰‘要整理不会自己动手喔,你们男人就是这么懒!’

看着老公拖着沈重的步伐往卧室走去,雅萍露出胜利的微笑。一想到中午银枝打来的电话,她笑得更灿烂了。

‘喂?雅萍吗?我是银枝。我已经跟强恕说好了,你哪时候有空啊?……明天啊,没问题,反正素娥最近大姨妈来,什么事也不能做。不过,你要和他约在哪里啊?……你家?那你老公呢?……他要出差啊,好。我会跟强恕说的……呵呵,别这么说,谁叫我们俩是好朋友呢?倒是你不要忘了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喔!’

‘等待着被你征服……’嘹亮的歌声,使得街上的行人不由得擡头往公寓的四楼望了几眼。

‘唱错了吧,不是“就这样被你征服”吗?’幸好这些行人没有听到下一句歌词,否则他们心中的问号只怕要放大好几倍。

‘让你用舌头服务……’唱到这里,雅萍已觉得身子有些发烫。想到那英俊的强恕,她把手偷偷伸到裙子里面…珊珊在卧室里呼呼大睡,逛完百货公司后,她回家又和强恕温存了一番,体力的消耗,让她不由得不提早向梦乡报到。而强恕和银枝此刻则坐在客厅里,讨论着明天的事。

‘对,在华纳威秀附近。在那一条巷子左转第三间。’

‘她老公不在,那家里不会有其他人吗?’

‘怎么会有人?她女婿一定又到赌场瞎混,而女儿则要上班,放心吧!’

‘那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吗?认错人怎么办?’

‘不可能啦,那公寓的四楼就她这么一户人家。而我当然不去,我去的话,一来煞风景,一来要你同时和两个女人做,太累了。’

‘我体力很好,两个算什么?’

‘好,好,我知道你很能干。不过,一天做太多次总是对身体不好,你还是留点力气替我生个孙子吧!’

‘啊!还忘了问你,明天珊珊跟我一样都不用上班,那我要用什么藉口出门呢?’

‘嘻嘻,你放心吧。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已要求她明天陪我去医院做健康检查。’

‘咦?你生病了吗?要不要紧?’

‘哈哈,你真是笨,看病是藉口,懂吗?常常和你做“运动”,我可是健康得很!’

‘那现在要不要来动一动啊?’

‘动你的头,快去睡觉,把精神养足,明天好好对待我的好朋友!’

凉风徐徐,阳光不如昨日强烈,是个适合让人做任何爱做的事的天气。

送完老公出门,雅萍打开衣柜,为该穿些什么而大伤脑筋。几经思索,她替自己穿上一件绿色的魔术胸罩及一件粉红色的三角裤。外面则穿上一套大一号的洋装,这是为了使微凸的小腹看起来不会那么碍眼。她当然没有忘了替自己洒上几滴香水,毕竟香水也是一种催情剂。打理好自己,她坐在客厅之中,双眼直盯着大门,等待着欢乐的到来。

‘有人在家吗?’

‘对,你好,我是强恕。’

在门打开的一刹那,强恕不禁为眼前这位风韵犹存的妇人暗暗喝采︰‘不会很胖啊,被妈骗了。圆圆的脸蛋,挺挺的胸部,很不错啊……’来不及细想,强恕的手已被雅萍拉着而进入了屋内。

拿着两瓶冰啤酒,雅萍来到强恕的身边。在把啤酒放到桌上的时候,她故意把屁股高高擡起对住强恕。就在她陶醉于自己想出来的妙计时,突然感到背脊一凉,不知何时,强恕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位于洋装后面的拉炼拉了下来。

“看来不用说些废话就可以直接办正事了。”想到这里,雅萍干脆坐到强恕的大腿上,双手环抱着强恕的脖子,说道︰‘你真讨厌,都不用调情的喔!你对陌生人都是这样吗?’说话的同时,她毫不客气地把手放在强恕隆起的裤裆上来回地抚摸。

手托着雅萍的奶子,手掌轻轻揉着温暖的乳房,强恕说道︰‘我们不算陌生人,因为我由岳母那里听到许多关于你的事。而我也不这样对待陌生人,除了美女之外!’

‘唉唷,真是讨厌,嘴巴这么甜……’雅萍不及把话说完,双唇就已被强恕封住。两条舌贪婪的纠结在一起,当四张唇分开的时候,唾液更在半空中搭起一道白色的桥梁。由浅吻入深吻,加上强恕的手指在大腿间不停抠弄,雅萍感到身子软了一半,而内裤也湿了一半。

由客听到卧室的路途上,可见衣裤杂乱地散落在地板上。衣衫不整的两人,进入到卧房的时候,已是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了。

搓揉乳房的动作没变,变的只是力道。手中这对乳房与岳母并无太大差别,不同的只是小了一点,却也挺了一点。伸长了手臂,拇指与食指虽然仍旧在扭转着那已经变硬的乳头,强恕的头却已埋入了雅萍的双腿之间。

鼻尖顺着肉缝由上往下缓缓移动,强恕的舌头分开了雅萍肥厚的大阴唇。当舌头愈来愈深入,被舔的人的躯体也扭动的愈厉害︰‘啊……难怪银枝……提到你就……喔……眉飞色舞……啊啊……’凡是都有极限,人的忍耐度也不例外,欲火愈烧愈高涨的雅萍喊道︰‘啊啊……别舔了……喔……快给我吧……’

强恕用手扶住雅萍的屁股,将其擡高,然后,把鸡巴用力往淫穴插了进去。‘比妈的阴道松了一点。也难怪,毕竟她生过两个小孩,而妈却只有珊珊这么一个女儿。咦,我在想什么?’强恕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分心,为了补偿雅萍,他更卖力的抽送。

‘啊……太棒了……啊……天杀的……这就是天堂吗……喔喔喔……’

‘这不是天堂,因为……天堂我才要带你去而已……’强恕一边喘气说道,一边把手放在雅萍的背后,把她整个人抱起来。现在已经变成面对面的坐姿了,强恕的臀部前后运动,雅萍的屁股左右摆动,相异的动作却追求着同样的目标。没错!就是高潮!

汗水一滴滴往下掉,强恕擡起本来藏在双乳中的头,说道︰‘不行,我要射了!’‘喔喔……我也不行了……喔……你就射吧……啊……’雅萍疯狂地喊道。

‘我刚才射在里面,没有关系吗?’

‘没关系!因为我早上吃过避孕药。’

‘你有到高潮吗?我表现的还可以吧!’

‘何止可以,简直是完美中的完美。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和你做过以后,我发现我愈来愈讨厌我老公了,真想和他离婚。’

‘呵呵,讨厌无妨,但别说离婚这种傻话。我愿意为你服务,却不愿成为你婚姻破碎的祸首。’

‘嗯,你说的,只要我需要,你就要陪我喔!’

车子停妥的时候,已经是四点五十五分。强恕拖着发软的双脚回到了家中,一进门,发现珊珊正坐在客厅里讲电话。她把手盖住话筒,向强恕说道︰‘亲爱的,你回来啦!等我把电话说完就可以吃晚饭了,你先到厨房帮妈摆碗筷。’

‘看你满头大汗,怎样,玩得快不快乐啊?’

‘快乐是快乐,不过很累就是了。你知道吗?我和你的朋友做了四、五次,真是快被操死了。’

‘所以我要你控制好体力啊!任你再强再厉害,要同时应付五个女人也是很辛苦的。’

‘五个?不是四个吗?’

‘你忘啦?记性真差!还有素娥咧。’

我真的忘记了。咦?你不会把时间又安排在明天吧?’

‘不,时间是这个星期日,地点是我们家。那天我会找珊珊陪我去找朋友。对了,顺便提醒你,吃完饭后,最好去小睡一下。’

‘为什么?’

‘因为珊珊买了一件性感内衣,还说晚上要穿给你看。’

‘什么?性感内衣!喔……不会吧……’

清晨醒来,强恕发现梳妆台上面有一张珊珊写的字条,内容是︰‘亲爱的老公,我陪妈去探望朋友,晚上回来。你不要乱跑喔。最爱你的老婆珊珊笔。’看着手中的留言,强恕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何必跑啊?快乐会自动送上门的,呵呵!’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决战时刻,强恕做了几十个伏地挺身,外加举哑铃几百下。他摸着自己宽阔的胸肌,不觉摸到了珊珊留下的齿痕︰‘结婚也快一年了,也是时候制造新生命了。’

进入浴室,涂着沐浴乳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妈、珊珊、雅萍、素娥,咦?只有四个人啊?那妈口中的第五人究竟是谁?难道妈说错了吗?……嘿,我那一天也累到头昏脑胀罗,竟然没有仔细去数,还随便敷衍了妈几句,真是的。’

想着想着,洗着洗着,铃声突然大作。

‘门没锁,进来吧!’强恕全身赤裸,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刚清洗完毕,发亮的鸡巴像是一座迫击炮,以仰角75度对准了进门的素娥。然而,当他看见素娥身边的人时,角度不禁又向上提升了15度。

‘耶,你是素娥阿姨吧?我是强恕,你好啊!’

‘嘻嘻,你也好啊。’素娥漫不经心地答道,她的目光正贪婪的注视着那根肉棒︰‘差点忘了向你介绍,这是我的孙女儿,叫做如晴。’

强恕仔细打量着如晴,看她的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然而一头长发却使她看来有了超龄的妩媚。

不甚丰满的上半身之下是一对修长的双腿,这一点,倒是与她的奶奶十分相似。强恕并不介意在少女面前展露健美的身材,倒是如晴羞红了脸,看来更加楚楚动人。

‘你没有想到我会带孙女来吧?’

‘我的确没有料到,他就是我妈说的第五人吗?’

‘没错,这是给你的惊喜。’

‘惊喜?为何这么说?’

‘事实上,昨晚我打了电话给雅萍,由她的声音,我知道你带给她很大的快乐,然后她还建议我带孙女来开开眼界。’

‘不会吧,她怎会给你这种建议而你又怎会同意呢?’

‘说来话长,雅萍在和我聊完你的床上功夫后,又聊到我孙女的男朋友。’

‘这关她男友什么事?’

‘你别打岔,听我说完。我和雅萍都很讨厌如晴的男友,一脸猥琐,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此外,我们又说到与其让她的猪头男友夺去如晴的贞操,还不如由你来替她开苞!’

‘开苞?!如晴同意吗?’

‘小笨蛋。她如果不同意,又怎会站在这里呢?’

‘那惊喜又是怎么回事?’

‘你真的不懂吗?这样说好了,他可以算是你取悦我们的报酬。别聊了,办正事要紧,我的小孙女也站得很累了。’

如晴有些羞却的慢步走到素娥面前,素娥解着如晴胸前的钮扣说道︰‘傻丫头,害羞什么?人家叔叔不也全身光溜溜?’

这一边,强恕也没闲着,由上衣到短裙,手不停地动着。有道是‘你脱我,我脱你,脱得不亦乐乎。’这句话大概就是形容现在客厅中三人的情形吧!

‘素娥阿姨,你这么前卫喔!还穿着丁字裤。’强恕轻轻地抚摸眼前的两片翘屁股,笑着说道。

‘还不是为了你!比胸部,我比不过你妈和雅萍。唯一能赢的,就只有这丰满的臀部了。’素娥撒娇地说道。‘嗯,真棒!到了这个年纪,臀部还能这么翘,真是不简单。等一下就从背后来好了。’强恕拍了几下素娥的美臀,表示赞许。

‘你在说什么啦?真是有够讨厌,啊……’素娥话说到一半,就因为感觉到下体布满口水而闭嘴。不消说,当然是强恕又在施展他出神入化的舌技了。

‘不要嘛,让如晴先来。今天我要把主角的位置让给她。来,乖孙,摸摸叔叔的小弟弟吧!’素娥将如晴纤细的双手,放在那一根如同刚由火炉冶炼出来的肉棒上。

一开始,如晴仍有些害怕,因为她不曾看过男人的老二,对于眼前这一根鸡巴,她不知该用什么心情面对。她转头看了看素娥,发现奶奶的脸上充满笑意,于是大起胆子,以母亲抚摸婴孩的速度与力道,轻轻地轻轻地摸着所谓男人‘尿尿的地方’。

当强恕把唇贴上如晴的嘴时,如晴感到一阵趐软,“这种暖暖湿湿的感觉,就是接吻吗?”她在心中问着自己。强恕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用舌头将如晴本就微张的双唇分得更开了些。一阵热吻过后,强恕将视线移到了如晴小而挺的胸部上。手掌轻轻覆盖住右边的乳房,强恕逐渐加强力道,满心欢喜地搓揉着这对年轻的奶子。

随着强恕的舌尖在乳晕上转圈,如晴的乳头也渐渐突起。她不禁用鼻子发出闷声,‘嗯嗯……’的哼个不停。在大腿内侧游移的手,使得如晴原本紧夹的双腿,缓缓地打了开来,‘啊……’只听到如晴一声尖叫,强恕的手指已滑入那片未经开发的蜜穴中。

在三指齐送的时候,强恕用眼角瞄了瞄坐在一旁观战的素娥,‘好样的,比我还厉害!’强恕不禁喝了一道暗采。是什么情形让性爱高手强恕惊叹呢?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素娥身上。

素娥的左手疯狂地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头部则因为愉悦恣意的摆动着。看着心爱的孙女儿,逐渐朝变成真正的女人的路途迈进,她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再说她的右手,有四根手指被自己的淫穴吞没。进进出出、出出进进,速度之快,让强恕不由得甘拜下风。

发现强恕正在看着自己,她表演的更加卖力︰‘喔……我等你……喔……’

为了不让素娥只能吃那不太营养的‘自助餐’,强恕低头看看如晴的淫穴,粉红色的大阴唇微微张开,像是一张呼唤情人的嘴巴。强恕轻咬着如晴的耳垂,说道︰‘等一下可能会痛,你要忍耐喔!’不曾被男人这样温柔款待的如晴,也不知是否有听到强恕的话,只是扭动着细腰,只能发出呻吟的声响。

一寸接着一寸,强恕的鸡巴往前慢慢推进,害怕如晴会抵挡不了疼痛,强恕并未将肉棒整根插入阴穴里。然而,随着如晴‘啊啊……’的音调由低转高的变化,强恕的老二才整个投入蜜穴的怀抱里。

‘处女穴果然够紧,好久没有干得这么痛快了。’阴道壁只是紧缩而决不松弛,抽送的速度只会变快而不会变慢,一阵混战之后,两人的汗水淹没了整张沙发。

‘喔喔……叔叔……人家……不行了……喔……’眼看如晴已是来到了高潮之巅。强恕抽出了鸡巴,身子前移,龟头对准嘴巴,将精液射在如晴可爱的小嘴上。如晴被强恕的举动搞得有些手足无措,然而她还是张开了嘴伸出了舌舔着嘴边的精液,她会这样做,全是因为听到奶奶温柔的话语︰‘尝尝看,没关系。那种玩意儿会让你变得更漂亮唷!’

强恕果然能干,刚由沙发上站起身的他,转眼已抱住等待许久的素娥︰‘转过来,我不是说要从背后来吗?’素娥的双手撑在茶之上,双奶则沦陷于强恕的手掌中。

把玩了一会儿,强恕单膝跪地,用手分开素娥的美臀,手指抠了几下素娥那湿得不像话的淫穴。‘喔……喔……喔喔……’即使素娥的屁股因为快乐而不听使唤的左摇右晃,强恕就是有办法让舌头在肉穴上飞舞翻转着。

‘啪……啪……啪啪啪……’这是大腿撞击屁股的声音。强恕的臀部出现了肌肉的线条,看得出来,他十分卖力。‘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这是客厅之中唯一能听见的声音。重重叠叠,互相交错,奏出了一段长达十分钟的交响乐。

乳白色的精液由素娥的阴道缓缓流了出来,素娥气喘虚虚的趴在茶上,像是刚跑完马拉松刚抵达终点的选手。

快乐并不会到达终点,如晴的呻吟又揭开了另一章欢乐的序幕︰‘喔……叔叔……太棒了……喔喔……’

************

饭菜香四溢,珊珊、银枝与强恕围在餐桌旁,享受着晚餐。

‘喂!强恕!下午的时候,你是不是有朋友来啊?’

‘朋友?没有啊!’

‘没有吗?不然客厅的沙发上那一滩红红的是什么?’

‘啊!我想到了。那一定是水电工人干的好事。下午,家里的热水器突然坏掉,一定是他们来修理的时候不小心把槟榔汁吐到沙发上。对,一定是这样!’

‘那很难看耶,不管,你要买一套新的赔我。’

‘好啦!好啦!明天陪你再去买一套,OK?’

说完话的珊珊,起身离开餐桌,转身帮强恕盛饭。一回头,发现母亲银枝与强恕笑得十分开心。‘喂……你们在笑什么?死强恕,不要笑了,快告诉我你和妈究竟在笑什么……’

幸好,珊珊不会看到这篇文章。她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一夜为何母亲与老公会笑得那么开心,也不会知道那滩红红的是什么。幸好她不知道,否则只怕报纸又要多一篇弑夫的新闻了……

人,有时候,还是活在谎言里的好……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